景辙_淡圈。

微博 景辙_兔子初级养殖户
月歌❤睦月始
文豪野犬❤中原中也
脑洞清奇ヾノ≧∀≦)o

【始隼】

“那么下一个问题,如果你和你的恋人在闹矛盾,而且有分手的趋势,你会怎么做?”主持人照着文本上的提示念了出来,被提问者脸色变了下,但很快就恢复了。
“啊哈哈...这个问题似乎有点难道我们的始君了,需要换下一题吗?”
“谢谢,不用,我的做法是.....”



圣诞快乐
ooc注意!!!
视角有转换注意!



平安夜的夜晚。
街道上人来人往,人们聚集在一起庆祝这个属于狂欢的夜晚。隼和海拒绝了工作人员送他们回去的好意,走在回月之寮的路上上。或者应该这样说,
——仗着隼的魔法,肆无忌惮的走在人来人往的回月之寮的路上。


“有魔法真是方便啊。”海望着周围将他们当成路人的人群感慨道,毕竟即使是普通人,一米八七的高个子男生走在路上也会回头率很高的吧。“糟糕,一旦觉得自己适应了这个设定以后就好像回不来了。”
“嘛~放宽心~”隼好奇的打量着街道上的灯饰,对一切事物都很好奇的样子,“白魔王sama可是什么都能做得到的哦~”
“那你就尝试一下收敛自己的痴汉力?别回头把年少组给带坏了。”海吐槽道,在隼的榜样作用下,泪已经向着小魔王的方向进发了,再这样下去可能整个月之寮都会陷入混乱之中,虽然只是对其他人恶作剧。“说起来真少见啊,最近你居然能忍住没和始视频?你的设定不应该是'即使再忙我也不会放弃一分一秒的和hajime传达爱意~'的吗?”稍微的模仿了隼的语气,海感觉鸡皮疙瘩似乎在全身蔓延。
“始被没收手机了。”谈起始,隼眼底暗了下,“真人秀不允许带手机。”当然可能也有不想打电话给自己的原因。


和始开始谈恋爱大概有两三年了吧,一直都是平平淡淡,像是已经相处多年的老夫老妻。但是一旦吵起来,也是挺凶的。这次忘记是为了什么而吵,但是两个人谁也不理谁,且不说年少组们,就连寮中的动物们都似乎知道他们闹翻了。
或者说可能要分手了?
反正隼后悔了,想去找始了,始已经飞到了外地,手机也上缴了。


感觉到隼的不对劲,海赶紧转移话题“明天就是圣诞节了,你想好送什么了没?”
这个就是他们现在走在人山人海的街道上的原因,临近圣诞,通告也比往常多了,礼物只能像这样找个稍微空闲的时间挑礼物。年中组和年少组今天的活动结束得比他们早,已经先一步回月之寮了。所以现在他们,两个大男人,在礼物店里挑礼物似乎有点尴尬。




另一边,正赶在路上的始和春努力的无视着路人奇怪的眼光,奔跑在转场子的路上。真人秀刚刚拍完一集,现在要转场准备第二天下午的另外一集。从各种层面上说,他们两个是圣诞节最不幸运的。
坐在机场安排的候机室中,始打开了很久没摸到的手机。望着手机开机的动画,始脑子里一直充斥着那个人的身影。

不知道这么久没找他他会不会生气,啊不对,应该是他还在生气吗?

开机的动画已经播放结束,手机留言区、短信区空荡荡的。
“果然还在生气吗?”始喃喃低语,关掉了手机屏幕,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一旁的春早已在疲惫的驱动下入睡。虽说是闭目养神,但是他只做到了前面那两个字,而他的神经在跳跃着,想着隼,想见他。
该怎么向他道歉?

叮咚—
手机的短信提示音传来,始没有立刻打开。这肯定不是隼的短信。
——他的短信可是有专属铃声的啊。

过了一会,他才举起手机,那是恋发来的短信

始桑和春桑都不在好可惜!!!
【图片】

图片是没有出差的众人在小圣诞树下玩闹。

“春,你先过去,我晚点再和你会合。”
说完,始拉着行李走了出去,留下一个一脸懵的春。

在将自己的机票改签至最近一班飞往东京的飞机后顺利登机的始坐在座椅上,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手中那张已经被自己放大到出现小格子的图片上是一棵圣诞树,最中间挂着两只月兔,一只是十一月的,另一只是一月的。不用说,也知道这是谁的杰作。
于是想见他的心更加强烈了。
始不是一个冲动的人,但是偶尔也会为了某个人而冲动的做一件事。
人生苦短,偶尔冲动一次又何妨?



或者说,命运是抓弄人的。
隼在第三次打电话给始后得出了结论。
隔了五分钟。他想打第四次,也知道那只是徒劳无功。“可能晚点就能打了吧。”他这样安慰着自己。
刚放下手机没多久,屏幕又一次地亮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帮我下楼拿快递,谢谢。
始】


看到短信后,他看了好久,认认真真地翻了个遍,就只有这句话。无奈的笑了笑。眼底尽是自嘲。

其实来来去去难受的就只有自己一个人吧。


隼还是下了楼。平安夜的雪纷纷扬扬地下着,隼出门没带多一件衣服,出了门,不禁打了个寒战。他望向四方,却没有所谓的快递,只有白茫茫的积雪和几盏孤独的灯在亮着。


“出门不穿多一件衣服是想感冒吗?”背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同意一件大衣套在了他的身上。“嗯?”
“始!”隼脱口而出,“你怎么回来了?”
“路过,就顺便叫下你。”始挠了挠头,决定还是不要告诉他是因为想他所以把春抛弃在机场然后自己转签机票回来看他,“很快就要走了。”
始凑上前来,抱住了隼,“我回来了,顺便,圣诞快乐。”


如果你和你的恋人在闹矛盾,而且有分手的趋势,你会怎么做?

......不用了,我想,我会给他一个拥抱,然后告诉他

我爱你。


end.
======================
我一定是个泥石流型写手😂😂😂
提前两天祝大家圣诞快乐(因为我要上学了,没办法当天发
时间匆忙,没抓虫,求原谅qwq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随便写点什么

emmmmmmm
明天开始就是高三生了。
想考上师范学校,所以接下来的时间可能不会经常玩lof,但是有空就会写点小短篇❤️
下一年再见w

我们一起吐花花 完结

“那么,始,晚安!”
把隼送回宿舍后,始也在众人暧昧的注视下也回了自己的房间。当他们手牵着手走回来的时候,每个人身边都闪烁着“隼(桑),nice!”的光芒。
始锁好房门后,大字型躺在床上思考刚刚发生过的事情。强行压在身体中的花瓣终于在这一刻从体内冒出,随着呼吸从嘴里飘出。落在脸上、枕头上。



我们一起吐花花 08/始隼
ooc预警!!!!



上天。请在给我一点时间吧。
从来没有这般祈求过的始,在生与死的面前,还是忍不住向上天道出自己的心声。希望能有再多一点点的时间和恋人相处。


心悦之人的吻只能让他的吐花暂时停止。但这不是长远之计。因为始患的不是花吐症,而是赤花症。
——需要心悦之人的仇恨才能治愈。
让隼恨自己?这是有可能的。
但是隼自己也患了花吐症。
要在自己的性命与隼的性命之间做选择。
他最后还是选择了隼。
没有为什么。


“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这是拿到检查报告后听到的第一句话,也是脑子空白前的最后一句话。


躺在花瓣中的始,就像被剥夺翅膀流放人间的天使。带着希望,却也充满了绝望。
他能感受到花梗在喉咙深处往上冒,向着大脑的方向生长。
最终,会在右眼长出一朵花。
娇艳的花朵很快就会凋谢,始的生命也会跟着凋谢。


叩叩叩—
与平时沉稳的敲门声不同,今天早上来叫始起床的敲门声格外欢快。始打开门,看见了一个银白色的脑子在门口晃动“始,早上好!”
始愣了几秒,才回答道,

“早...你是...谁?”花瓣从嘴里飘出。


花梗已经入侵大脑,消除了对自己恋人的记忆。


春天在花朵的凋谢中逝去了,在春神离开这片土地之时,带走了一条由于赤花症而死去的生命。
而他的恋人,也因为花吐症复发跟随着他的步伐离去了。


END.
=================
真·完结
抱歉这其实是BEqwq
emmmmm……烂尾了抱歉!!!
我们下一个坑见!(x
(悄咪咪的问句...我在前面有暗示赤花症有人看得出吗。。?)
最后的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我们一起吐花花 07


“嗯...哈...”
在始的主动进攻下,嘴里,脑里的氧气似乎在渐渐的被抽离身体。双手不自觉地环上了始的脖子,将彼此的距离拉得更加近。



我们一起吐花花 07/始隼
ooc预警!!!



在双方即将耗尽氧气的时刻,始松开了隼,轻声笑了出来,“魔王大人吻技不怎么样嘛。”说着伸手把隼嘴边的白丝擦去。
“这是初吻啊始。”隼放开环住始脖子的双手,坐回了地上“始好像很熟练的样子。”
“也是初吻。”始拍了拍隼的头以示安慰。


bong—
烟花不知何时从地面升上天空,在天空中炸开,展现出五颜六色的光,然后消失。像是美好的回忆,在最恰当的时间出现,然后又随着时间的流逝消失。
“呐,始。”隼望着这美丽的焰火,想起了刚刚的吻,有些事可能要弄清楚“刚刚的那个吻是不是真心的?还是说只是想让我止住吐花?”
“你觉得呢。”始仍然目视着烟花,但是耳朵在烟花和路灯的光线照射下明显泛着红色。
“始不会做不负责任的事情。”
“还真了解我。”始叹了口气,至少让我再贪心一次吧。上天。
“那是当然!我可是始的大粉丝!”隼提起这个就一脸的兴奋。“那么这代表我和始在谈恋爱对吧!”
始伸手揉了揉隼的头发,“嗯。但是为了组合,不要公开。”
“当然!”


月亮在不知不觉中悄悄的爬上了天空最顶部,烟花已经放完了,两人才不舍地离开湖边起身返回月之寮。明天还有工作,他们得回去休息。
路上的行人并不像来时那样多,但两人还是靠的很近。两人的手在行走中,轻轻的触碰,不知是谁先开始的勾上了对方的尾指,然后被那人翻扣了整个手掌。紧紧的十指相扣。

就像没有什么能把他们分开那样。

tbc.
======================
如果想看he的可以把这里当作结局w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我们一起吐花花 06

“没想到始桑会考虑这么多...”第二天晚上,白组昨晚蹲墙角的成员拉上了楼下的成员们探讨了昨晚发生的事情。 “你以为每个队长都像我们的队长那样不省心吗?”阳接到,有谁会表白直奔主题的啊喂,即使是始接受力这么强的人也会被吓到的吧。 “可是,这个看起来让人省心的队长有时也会让人不省心呢。”春一脸沉重的放下了手中的杯子。 我们一起吐花花 06/始隼 ooc预警!!! 有私设注意!!! 不知道是谁说的,发生过的事即使藏得很严密,终有一天还是会被发现的。只是时间问题。 例如始吐花这件事。 “今天早上叫始起床的时候,看到他在吐花。”春托了托眼镜,虽然始让他不要告诉别人,但是不说似乎会让成员们更加担心。“而且按照始的性格,如果真的不喜欢他是会直接拒绝的。” “这么说,隼桑还是有机会的?” “嗯...也有这样的可能。”春眼角一瞥,看到了放在一边写着成员们通告的黑板“明天是星期六,刚好全员off,而且晚上有一场烟花祭...” “你的意思是让他们去烟花祭?”海深思了下,“然后我们在暗处帮忙?” “不,我认为这件事我们还是不要插手比较好。”春想了下,说“始会知道该怎么处理的。”毕竟他可是国王啊。 “这样好看吗!”隼转了个圈,像少女给自己男朋友展示自己穿的衣服那样。隼在阳和恋的督促下穿上了一件浴衣。 “绝对吸引始桑的注意力!”他们是这样说的。 “。。。不错。”始上下打量了下隼,伸手给他整理了下前襟。隼刚刚急着从宿舍过来找始,因为动作幅度大,衣服的前襟有些松开,抬眼就能看到他雪白的皮肤,始稍稍的别开了头。 整理衣服只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但是隼的脸还是迅速的染上了红色。 好近.... 始今天也穿上了浴衣,平时用发胶固定的头发放了下来,没有平时威严的表情,取而代之的则是温柔得出水的眼神。近距离的接触更能观赏到始精致的容颜。隼觉得脸似乎在燃烧。 “走吧。”整理好衣服后,始对隼说。“先去摊位那边看看?” “嗨—!”说着拉着始往前走去。 烟花祭的人很多,用人山人海来形容是再合适不过了,迎面而来的人流不小心将他们两个冲散了。隼想打电话给始,但是手机却落在了家中。他只好顺着人流往前走,希望在前面的某处会遇到始。 突然和同行的人走散的感觉就像突然被世界抛弃了那样。心里的委屈似乎突然的涌上来鼻尖。有点酸酸的。 “隼,这边。”人群中伸出了一只手把他拉到身边,然后紧紧地牵住隼的手。“跟紧点,不要再走丢了。” 就像一阵风驱散乌云那样,原本被抛弃的感觉瞬间就消散。 “始要尝尝这个吗!”始还没有回答,隼就一手拿着章鱼小丸子,另一只手叉起小丸子递到始的嘴边,“来,啊~” 所以不管怎样都要吃的意思吗?始无奈,低头咬下那颗小丸子。 “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成功的喂食了?!!”始没想到这个举动会激起隼的痴汉力“能再来一次吗!!!!”得,还得寸进尺了。 “隼,不要这么激动。我们现在在公共场所。”始无奈的说道,万一太过激动引起其他人的瞩目接下来可能就不能尽情的玩了。然而他环视四周却发现没有人把过多的注意力放在他们身上,就像他们只是普通人。 “啊啦~没有人注意到呢。”隼一脸高深莫测的看着周围。“我用了魔法哦~” “是是,魔王大人。”始伸手擦掉了隼嘴边的酱汁,然后舔了舔。“嗯,味道还不错。” “这是犯规啊,始。”虽是这样说,但是隼的心里早就在炸烟花了。 “真漂亮啊。”望着眼前平静的湖水,隼说道。 湖上有轻微的风,湖上被掀起微波,在灯光的照射下闪耀着点点的星光。可能是地处偏僻的原因,除了他们外没有其他人,所以很静。偶然的风吹得树叶簌簌作响。 “隼,有点事想和你聊聊。”始坐在湖边的台阶上,水中倒映出他的身影。隼也跟着坐下。 “嗯?什么?”花瓣从嘴边掉落。隼连忙捂住了嘴。 “花?”始拾起飘落在地上的花瓣。 啊...果然已经连魔法也无法压抑住了吗?隼有些低落。毕竟是和始的约会,被花瓣打扰了并不是件开心的事。 “花吐症吗?”始双手紧紧地抓着隼的肩膀,迫切的希望他能说出自己想要的那个答案。 “是的哦。”虽然肩膀被抓的很痛,但他还是故作镇定的说“前天晚上就是想说这个...” “虽然我很喜欢始,但是我并不希望始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和我交....”话没说完,就被堵上了双唇。 tbc. ================== 嗯。。。流水账。。。。(别打我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海春】下厨

“今晚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吗?”弥生春啪的一声关上了冰箱的柜门,猝不及防的被人从背后环住,“海,好热不要抱着。”


下厨/海春
ooc预警!
流水账注意!!


“他们都不在,就抱会嘛。”海把头埋在春的颈窝处,难得地撒娇一次,“今晚想吃什么?”
春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我们要出去买些补给了,冰箱里只剩一瓶可乐和鸡翅,即使想吃什么也没有材料可以做。”而且可乐还不是普通的黑色。
“嗯?那就做可乐鸡翅吧。”海看了看手机,“现在是晚饭时间,出门可不是一个好主意。”人太多了,又没有隼的buff加持,出门会被粉丝围攻。说着打开了冰箱,才知道春刚刚的停顿有什么含义,里面的可乐并不是黑色的,而是蓝色的。“蓝色的...可乐吗?说不定做鸡翅会挺好吃的呢。”
“请记住你这句话啊,海。”春扒拉开海,厨房没有空调,海整个人扑在自己身上并不是件什么凉快的事。“做得不好吃你自己解决哦。”在春转身后才看到他被热到通红的脸,因为在笑着,微微眯起来的眼把整个人衬得有些色气。
海喉结上下动了下,移开了视线,似乎被春的这副模样撩到了,“会做吗?不会就我来吧。”
“海不愧是说做就做的人啊。”春看着开始忙碌的海说道,“那我也来帮忙吧!”


说是帮忙但其实五谷不分,调味乱拿的弥生春来说,帮忙≈捣乱。虽然本人并没有察觉就是了。
“春,这个是糖,你刚刚才拿过给我。”在又双叒一次拿错调味料后海提醒道。“好了,你在外面等着吧。”说着揉了揉春的头,在他的唇边偷了个吻。瞬间懵了的春跟随着海的指令走出了厨房,坐在了沙发上。
现在他终于有些理解隼痴汉始的心情了。


真是,太撩了。


春赶紧揉了揉自己发烫的脸蛋,决定刷下朋友圈来让自己冷静下。
“啊...年少组们在鬼屋出外景吗?驱和恋的表情一如既往的丰富啊。年中组在为舞台剧做准备……”
“春妈妈~”海突然站在春的身后,“吃饭了哦。”
“是,海爸爸~”
“噗呲,这什么称呼啊。”海突然笑了出声,拉着春走到饭桌上。

一如既往的老夫老妻模式呢(笑)




============
附上:
桌上的鸡翅似乎在散发着诡异的蓝绿光。“哇哦。”
“嘛...那瓶可乐是蓝色的嘛。”海不自然的摸了摸鼻子“所以做出来的颜色就是这样哦。”
“果然..还是出门吃吧。”


END.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相当的流水账orz

我们一起吐花花 05


看到海突然的信息,始突然有点心疼白组的参谋,要被自家队长奴役。不过,这个时候了他还没睡吗?始看了看时间,刚刚好跳到了00:00,又是一个凌晨才回到宿舍的晚上啊,始叹了口气,抬手回复了这条信息。
我上三楼找他吧。



我们一起吐花花 05/始隼
ooc预警!!!
有私设注意!!!



看到这条信息的成员们松了口气,这件事成功了一半,剩下的就看自家队长的造化了。夜站起来想帮隼打扫一下已经溢出垃圾桶的花瓣,但是被阳拉住了手,“夜,会被传染的,不要碰。”
“诶?”隼愣了下,这个病会传播?那前天晚上的水。。。?!
可能始没有喝呢。
隼抱紧手中的一月兔子


叩叩—
“打扰了。”始轻轻的拉开门,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其他人应该都睡了。
然而,始想着正在睡的成员们正坐在沙发上打闹,听到声音后安静下来,并转头看着他。在门口的一人与坐在沙发上的六人就这样安静的对视着。
对视着。

对视着。

直到天亮.....



(开什么玩笑!!)

“所以...有什么事情吗?”被六个人盯着的始终于开口说话了。
“这件事还是本人和你说吧。”海说完这句话后,原本盯着始的六个人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走剩了一个。

“hajime~”隼拍了拍身旁的沙发,示意他坐在身旁,并给他倒了一杯红茶。
“谢谢。”始刚坐下,刚用意志力压抑着的咳嗽又复发了。体内的花梗感受到了身边那人的气息,让始咳得更加难受。隼急忙给始顺背,顺便施了点小法让他好受一些。“好了好了,再拍没死在咳嗽上就先死在你的巴掌下了。”趁隼忙活着给自己拿吃的时候偷偷把刚刚咳出来的花瓣塞进口袋。他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潜意识知道不这样做会让对面的人担心。“所以,怎么了吗?”
“我喜欢你,是想成为恋人的那种喜欢!”隼突然的一句话让始把来不及吞下的茶硬生生的咽了下去,良好的家教让他没有把茶喷出来,以反方向解决掉了。


蹲在墙角的众人都无语地看着他们家队长,恨不得一砖头砸开他的脑子,看看他脑子的结构。
哪有人表白一上来就是直奔主题的!!!


同样想看看隼脑子构造的还有始。
共有间内陷入了沉默。
隼才发觉自己说的话有些突然,正想着补充些什么的时候,始清冷的声线在共有间内响起“你是认真的吗?”
“即使暴露会连累到组合的名声,影响自己的工作?”
“团队可不是说只有你一个人。”
“隼。我希望你可以好好的考虑一下这些问题。”
说着,揉了揉隼的头发后离开了。
“啊咧啊咧...”隼摸了摸刚刚被始揉乱的头发,那里还残留着始的温度。




“究竟为什么会这么说呢。”始背靠着房门滑落坐在地板上,手中似乎还残留着隼比常人低的温度,和洗发水的味道。

在贪心一点。
再多一点野心。
我就喜欢这样的你。


隼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话还在耳边环绕。
偶像和爱情,其实是可以兼有的。
但是他们不行。
他们都是男的。
这社会对同性恋并不是特别宽容,尤其他们是偶像。


口袋里的花瓣在他坐下来的瞬间从袋子中掉了出来。白晃晃的,很是刺眼。
时间不多了,但是又不想连累隼。



“我爱你。”始缩成一团,自己抱住自己,像是要紧紧的抱住自己重要的东西。



tbc.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说好的双更又不见了qwq
不过这两天会赶紧更完的❤️



我们一起吐花花 04

美好的清晨总让人身心愉悦。虽然不知道是谁说的,但是这句话绝对不适用于今天。


我们一起吐花花 04/始隼
ooc预警!!!
有私设注意


“始?”春敲了敲门,没有听到回应后果断拉开门,“早上好~天亮了哟!诶?人呢?”
葵从春的身边经过,提醒道:“始桑一大早就出门了哦,说是有点事情。”连早餐都没有吃。
春推了推眼镜,似乎若有所思“这么早吗?”真不像他。
“不过...最近始桑的工作是不是太多了?”即使是始桑也会累倒的吧?
“别担心了,葵,你能想象到那人累倒的样子吗?”突然蹦出来的新把春葵两人吓了一跳,“说不定只是和上次一样是虚惊一场呢。”说着就把葵拉走了。只留下春在原地略有所思……
即使是黑国王,也会有累倒的一天啊。


此时。楼上的Procellarum成员也陷入了担忧之中。
早上海去叫隼起床的时候在床上发现了一堆花瓣。和躺在花瓣上的隼。“呀~早上好啊海。”隼躺在花瓣上,没有睁开眼睛,慵懒地说着,说完咳了几下,花瓣从他的嘴里滑落。轻轻地、轻轻地落在了床上。



于是,全体成员都知道了隼吐花这件事。
“你是漫画的主角吗隼。”阳吐槽道,“这是漫画里面才会出现的情节吧?”
“阳说的是花吐症吧?”夜补充,好像是要和心悦之人亲吻才能恢复正常。不过这么少女心的东西在现实出现了实在让他们吃了一惊。
“也有可能是赤花症。”泪边吃布丁边补充。“要心悦之人恨自己。”
那么,究竟是花吐症,还是赤花症呢?本人也说不清楚。本人只知道他不想也不会让心悦的那个人恨自己。倘若真的是赤花症,那么他宁愿自己悄悄的死去,不给任何人带来麻烦。
“让心悦的那个人亲一口就知道是不是花吐症了不是吗?”海提议,虽然这并不是什么好的建议但却是最有效的建议。隼的魔法与机器不兼融,所以去医院未必能检查出个所以然。
“No。No。No。”隼装作神秘的摇了摇手指,“是要在两情相悦的情况下哦。”
“那么,首先是要找出你最喜欢的人对吧?”
“是的哦~”隼一脸兴奋,“无奖竞猜,猜猜我最喜欢的人是谁~”
喂,现在是你告诉我们喜欢的人是谁才对吧?其他人在心里吐槽道。
“始。”吃完布丁的泪满意的眯了眯眼睛,回答了这个问题。
原本吵闹的共有间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当事人的眼神从玩味转变到兴奋。

看来是的。

“咳咳咳...”在回程的路上的始不时的在咳嗽,由于没有把窗关严,花的香味没有传到前排的经纪人那边,但却在自己嘴里回荡。花瓣被主人悄悄的放在了衣服的口袋中,等待着机会送入垃圾桶,虽然表面上在很认真的确认工作,但其实心里在和喉咙中的花梗作斗争。
“始君不舒服吗?要不要去趟医院?”前排的经纪人关切地问道,作为gravity队长的始最近工作多了很多,这时候病倒可能会对后面的工作安排造成严重的影响。
“没关系,已经去过了。”始想起早上被自己塞在包里的体检报告,“只是...普通的感冒而已。”
其实并不是。
早上医生严肃的神情,严肃的劝告都示意自己再不治理就会像被割去根的鲜花迅速凋零那样死去,时间不多,很快就会一说话就往外蹦花瓣,然后花梗往脑子生长,最后在右眼长出花朵,这时候离死亡就不远了。
但是这个治疗的过程并不友好。
他不会、不愿、不想去这么做。
保持这样的关系就好了啊……始颓废的想到。

被放在口袋的手机轻轻的震动了几下,收到了一条来自海的消息。

回来了吗?我家队长有些事情想和你聊聊。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我们一起吐花花 03

夜里,寂静无声,几乎所有人都沉入了梦乡。月光从窗外静静地进入房间内,在地上铺了一层白霜,像微小的烛光,点亮了房间的一部分,也照亮了那个本该熟睡了的他。银白色的发丝在月光下反射着光,宛如天使的容颜却布满忧愁。喉咙深处的不适感已被魔法暂时压抑着,他知道时间不会持续很久,要尽快在它危害到自己前尽快解决掉。


我们一起吐花花 03/始隼
ooc预警!!!
有些许私设注意!


突然,床头的手机亮起,轻微的震动预示着有消息进入。是始发来的。


睡了吗?

隼有些惊讶,这么晚了,始应该陷入了梦乡。


还没~始是想要来夜聊吗?随时奉陪哦!


不。不舒服就赶紧睡,我只是来确认下。

不管是什么时候,始都好温柔。Hajime love!!!隼这么想着,抱着枕头傻笑了一会,在床滚了几圈才想起要回复。


嗨~
始周六是off对吧!要出去约会吗!

要尽快解决吐花这个问题。在这么拖下去可能会影响到身体和工作。
像是过了好几个世纪,等到隼的耐心快被磨灭,想冲去二楼敲门亲自得到答案。
终于,手机在黑暗的房间内再次亮起。隼看了眼后再次兴奋的把头埋在枕头上在床上滚了几圈,激动的亲了几口枕头上印着的人儿。被主人放在一边的手机对话框上只有一个字。
好。


看着自己发出去的信息始叹了口气。因为睡不着坐在床边赏月,看着看着想起了今天隼的状态。本着关心的态度发了条消息过去,才想起自己似乎没有什么立场关心隼。如果真问起来,就说只是朋友之间的关心好了。虽然心里并不是这样的。今天看着隼在剧烈的咳嗽,心里也像自己在咳嗽那样,很不舒服。看到他从厕所出来时的那个脱力的样子,恨不得把他抱在怀里安抚。但是还是忍住了。
手机的再一次亮起带来了楼上那人的邀约。他不知道该不该答应,要是在约会的半途真的忍不住做出出格的事情,他们就可能无法保持现在的关系。虽然那人嘴上喊着love,但是这种love究竟是对偶像的爱,还是其他...不得而知。
想着想着,喉咙深处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悄悄的生长。他轻咳了下,想要把这种不适感消除。但是却从喉咙深处咳出了一瓣小花瓣。始轻轻的摆弄着在手心的那瓣小小的花瓣,是雏菊。
——隐藏心中的爱。
始想起隼今天咳嗽的时候也是咳出了花瓣。他上网查了查,才知道这是花吐症。雏菊的花语是隐藏心中的爱。这份爱确实要隐藏。始把头搁在床上,望着白色的天花板。天花板的另一面,是隼的房间。他是偶像,那个人也是偶像。他不能自私的将其他无辜的成员一起拉向悬崖边缘。那样不公平,他们仍在追梦的路上,这么做只会给他们带来困扰,只会是路上的绊脚石。
但是,不治疗自己就会死。
生与死。
真是人类最难抉择的选择题。
那么,就暂时先这样吧。
这份爱就像雏菊的花语那样暂时先隐藏起来吧。
tbc.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八月一日开学,可能接下来会一天两更什么的。。。
请不要嫌我烦谢谢!❤️

我们一起吐花花 02

没看错,那的确是从隼手边滑出的东西。毫无疑问,隼病了,而且不是普通的病。
始握紧手中的花瓣,那是一瓣姬金鱼草花瓣。
—请察觉我的爱。


我们一起吐花花 02/始隼
ooc预警!
有私设注意!


哗啦—
一大堆花瓣顺着水冲往下水道,像是带走他的痛苦那般。隼脱力的往后靠在门上,剧烈的咳嗽已经让他有些乏力,大汗淋漓。没想到自己还会有这么狼狈的一天。他在心里自嘲道。这个病症似乎连魔法也无法治愈,只能用那个童话般的方法才能去除。
与心上人两情相悦的吻...看似很简单的样子。
但是心上人只把自己当兄弟。



等不舒服的感觉消散得差不多后,他才想起始他们还在外面等着,他赶紧洗把脸走出去。上帝总喜欢和人开玩笑。开门的一瞬间,始也刚好准备敲门,手就这样呆呆的在空中,场面有些尴尬,始佯装用手捂住嘴清嗓子缓解尴尬的场面,“你没事吧?”隼装作轻松的说道“当然没事~我可是魔王大人啊~”始轻笑了下,嘲笑刚刚过度紧张的自己。“那我们走吧。”说着,顺手牵起了隼的手腕,拉着他往外走。
意识到刚刚想着的那人牵着自己的手,隼的心里像是装了个o站,满屏弹幕的那种。但是表面还装作平静的说,“真是至高无上的荣耀啊~能被偶像牵着手走~太幸福了!”另一只空闲的手拿着手机在不断的拍着。
“喂!隼!”始伸手想要拿到手机并删掉照片,隼却突然举高了手,始也跟着抬手够手机,距离就这样被拉近了。始意识到距离太近的时候,隼呼出来的气已经打到了自己的脸上,近距离的视线可以发现隼的脸变红了,当然,自己脸上的温度也在提醒着自己脸红了。心在扑通扑通的慢慢的加速着,似乎要跳出胸膛了。
始赶紧把手收了回来,扭头假装轻咳一下让自己脸上的温度迅速降下来,隼也把头撞向一边,虽然与自己喜欢的人近距离接触是一件很幸福的事,但是太过突然也是会让人感到尴尬。


当他们走回车上时,月城先生已经在车上等了很久。看到他们走出来,才舒了口气“没事吧?是不舒服吗?”
始和隼异口同声的回答道“没事。”说完对视了眼,又不好意思的转回了头。
真的...没事吗?月城担心的看着他们两个。


车上,隼感到喉咙似乎又有些异样,他想找水喝,但奈何自己那瓶已经被清空了。他只好向始求助,始顺手拿了瓶水递给他,才发现自己手上的水是自己喝过了的,正想着帮他找瓶新的水时,隼伸手接过那瓶已经被喝了一半的水,并像是不知道那样打开并喝了几口。“隼...!”始出声制止。“这瓶水我喝过。”
“诶这样吗!”隼看起来很兴奋“这是hajime的love啊!”始无奈的摇了摇头,差点忘记这人是自己的迷弟“嗨嗨,不舒服的话就先睡一会吧。”
“嗨—!”
不一会,隼真的睡着了,难得一次的早起已经让他提前耗尽了精力,陷入了梦乡。睡熟了的脸没了醒着的时候的狡猾,反而增添了一丝柔和。
始帮他盖上了衣服以防感冒后拿起隼没喝完的水喝了下去。
不能浪费。 始是这样想的。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www
下一章进入正剧( ´ ▽ ` )ノ
暗戳戳的求勾搭❤️